百度 而四面观众席的设计也凸显了该剧主题,生活是多面的,不同的角度看到的可能完全不同。

芝加哥大学,位于美国的密歇根湖畔,古色古香的哥特式建筑风格让它散发出天然浓郁的学术气息和文化氛围。

至今,闵万里仍会怀念在芝加哥大学度过的七年时光。在那里,探索未知仿佛就是生命的全部,对他而言,那不仅是走进知识,也是走出时间。

也是在那里,闵万里做出了人生最重要的决定之一。

数据科学家闵万里:透过数据之眼,看见未知预测未来

  在众多头衔中,闵万里最喜欢的便是数据科学家。本人供图

1999年,互联网泡沫席卷欧美。当大批理工科学者转向计算机编程,以软件工程师的身份进入硅谷,轻而易举获得年薪十几万美元的收入,物理学硕士毕业的闵万里却选择了投身统计学。

闵万里承认,诱惑非常大,但并不是他想要的。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充分积淀,从而达到全新的理论高度,这才是闵万里所渴望的终身财富。

随心而为,绝不随波逐流。无论是14岁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读少年班,在芝加哥大学转型统计学研究,还是毕业时选择IBM研究所,留美16年后毅然回国,闵万里始终坚持这一点。

18年前特立独行的决定,成就了一位大数据时代炙手可热的数据科学家,这是闵万里自己也未曾想到的。但他相信,因兴趣而产生的自我驱动力,终究会推动一个人走得更快、更高、更远。

被神化的少年班

1978年,21名早慧少年被选拔进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一时间,少年班名动天下。

美国科学院最年轻的华人院士庄小威、打破了华人年龄纪录晋升的哈佛教授尹希、发现世界上最小的纳米碳管的秦禄昌、发明原子陷阱追踪分析法的卢征天……许多少年班校友正活跃于经济、IT、金融、制造等领域,并做出令人瞩目的成绩,闵万里便是其中之一。

出身于安徽大别山区的闵万里,是当地出了名的“少年神童”。1991年底,在一次奥林匹克竞赛冬令营培训上,中科大的教授一眼便选中了这个在数学思维方面表现出过人天赋的孩子。仅针对重点中学才给予的报考资格,落在了闵万里的头上。

数据科学家闵万里:透过数据之眼,看见未知预测未来

  闵万里常被人称为科学界的“怪才”。本人供图

自理能力弱、心理偏差、交往障碍,神童退学案例的发生,让曾经缔造神话的少年班培养模式,一度引起强烈的争议。但在闵万里看来,社会适应能力的缺乏并非少年班独有的现象。

中科大少年班的学生入学后,并不立即分专业,而是打下扎实的数理基础,才在全校范围内自由选择学科平台。注重挖掘学生潜能的通识教育模式以及充分尊重个人兴趣的个性化培养机制,让闵万里受益终身。

“少年班并不是拔苗助长,而是因材施教。基于兴趣为导向的专业选择,是少年班最大的优势。”这恰恰是闵万里最为看重的“自我驱动”。

男孩问女孩喜欢什么,女孩答喜欢学习。这不是网络段子,而是真实发生在闵万里身边的故事。“当你在学习中真正体会到探索未知世界的乐趣,那一定是兴趣使然。”

行业价值的创造者

一个沉迷于挖掘数据价值的理工男,却偏偏爱好写诗、作词、谱曲,这或许是闵万里总是自带儒雅气质的原因所在。

每到周末,闵万里便会带着家人远离城市的喧嚣,在乡间田野享受内心的宁静。“如果始终忙碌奔波在城市里,视野都被钢筋水泥所阻挡,唯有望向天空才有一线生机,那不就成了井底之蛙?”

每天提前一小时到办公室是闵万里的习惯,这是他在碎片化的时间中仍能抽出时间酝酿和沉淀自己的诀窍。

闵万里格外珍惜远离世俗的时间,正如他做任何决定从不喜欢被世俗思想所左右。

“为什么不去华尔街?”2004年,博士毕业的闵万里放弃华尔街的邀请,选择了IBM研究所,这让周围朋友感到不可思议。

1   2